离墨轻染

爱绘画的手癌,开封奇谈最好看!大爱小兽老师!【抱起公孙策就是八百米长跑】包策?不存在的!下一个!不熟会慢热,同好?来疯。

赶时间画的
吻伤口什么的莫名甜【我大概是sjb】
陈州案先生的咬伤实在太令人心疼了,现在对项福就是羡慕,嫉妒,恨我也想咬先生。【小心被人打死】
包大人超可爱。

第一幅滤镜,第二幅原图,因为时间原因没有画完,总之老夫老妻什么最好啦!先生吐血美炸啊!先生果然是美人呢!散了一地的墨发超美!包大人心疼哭了!【就你画的谁看的出来!】

画的越来越正经的过程图?2333没什么时间认真画别介意啊,lofter大佬太多都不敢发画了23333

因为学业原因,先生生辰只能提前十一天庆祝了,顺便也提前十一天祝自己生辰快乐诶嘿*罒▽罒*跟媳妇同一天生日开心。【脸呢】

开封警局/摸头杀高赞/

文笔渣慎入
ooc算我的打死就好

放心不虐

警局梗【然并卵】

      明媚午后,一如既往提前一小时来到办公室门前,轻转把手,门在发出“咔哒”一声轻响后打开,映入眼帘的是被阳光照抚的干净整齐的办公室,和……

      ‘……那个瓜子仁脑袋果然在这。’

       他伏桌而眠阳光透过玻璃窗为他的长发渡上一层柔光,看起来很是舒适。

       ‘睡的很香的样子。’

       缓步移至人身旁,尽量不发出一丝声响。盯着人被阳光映照更显柔软的长发,忍不住伸手轻抚那般小心生怕惊扰了他。

       ‘手感不错。’

        将人的长发一下一下的抚顺,感受发丝与手之间的顺滑,很是舒服。

       自己是不喜这午后的,毕竟比起清晨还是喧闹了些,不过现在到有些喜欢了……

      “唉唉唉,老师你听说了吗?今天水域调查组组长又把那个强奸犯踹到水里了。”

      耳畔传来监督员庞籍的声音想都不用想,他身边肯定伴着江先生,迅速收手拿起身旁轻放下的比砖还硬的笔记本电脑照着包拯侧脸就是狠拍……

      “啊!呜呜呜先生你又打我!”人惊叫委屈出声。

      “别哭了,太丢人了!局长你看看现在几点了!不但不准备好还在这儿偷懒!?你还有没有开封局长的样子啊!”装作气急的样子拿着笔记本指着人吼。

       “呜呜呜~我再也不敢了呜~我睡觉还人是因为赶文件太晚嘛,先生又不是不知道……”可怜巴巴的。

       “唉……真拿你没办法……”扶了扶镜框,伸手。“文件U盘借我看看。”

      “原来你是来接文件的?!不借!”

       见人拍案反抗,默声伸手又是一记狠拍。

      掠了眼在开门声和糊脸声之下痛苦忍笑的庞籍,想来之前的对话他是听见了,江先生是聪明人看到我们这种状态拉了庞籍就关门走人了,果不其然不一会儿走廊上便传来了诸如“哈哈哈哈哈臭包子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之类的笑声……

      再看自家大人明显无视了笑声趴在桌上手持U盘备份艰难笑道:“哈哈哈……U盘给您,想看多久都可以哦。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僵持着,直到听不见外面的笑声拿了U盘放到自己桌上将包里的保温盒拍到人面前。

      “嘭!”

     他看的微怔。

     “瓜子仁脑袋,光赶文件不吃饭,下次再这要饿死你我可不管。”撇了眼包拯面前的显示器,冷语。

      他抬头笑得一脸灿烂,“嗯!先生最好了!先生做的饭也最好吃了!”

      冷哼一声转身欲走不想被人拉住跌至人怀,不等回答便自顾自的将脸埋在自己的颈窝处,“先生我困……”颈间一阵湿暖。

     许久终是松口,闭上双眸,低语道,“饭凉了我可不帮你热……”

    “嗯……”

    办公室门口

   展昭一脸幽怨的看着屋里发生的事情,‘偶尔也有点儿想那个喜欢有着傲人胸部的女性的白衣人了。’



小插曲两位智囊对话。

江子云:“呵呵,公孙先生对包大人甚是好呢。”

公孙策:“江先生何意?在下愚钝。”

江子云:“哪里哪里,公孙先生聪慧过人,不过公孙先生为了保护包大人,演了一出好戏呢。”

公孙策:“岂敢岂敢,江先生才是这开封的中流砥柱,江先生可是说的今日中午发生的事?”

江子云:“哪里哪里,我又怎能比得过公孙先生,醇之刚进门便看到公孙先生打包大人,并非巧合吧,醇之是监察员,公孙先生的举动不就是告诉醇之,包大人您来管就可,不劳醇之动手吗。”

公孙策:“岂敢岂敢,策自愧不如,但江先生既已明了,又何必来问?”

江子云:“哪里哪里,子云愧不敢当,公孙先生博学,子云又怎能比得起您呢。不过公孙先生大可放心,此事我不会告诉醇之与包大人。”

公孙策:“岂敢岂敢,是我管教有误,还请江先生不要介意,毕竟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我自是不愿大人有何把柄落在他人手上。”

江子云:“哪里哪里?我们也是有错,打扰了你们,还望公孙先生海涵。”

公孙策:“岂敢岂敢是我们有错在先大人快上班了,还在睡觉实在失职。”

包拯望着前面那两个商业互吹的家伙。一脸疑惑,“他们怎么又在那里岂敢岂敢?哪里哪里了?商业互吹这么好玩吗?真是不懂你们这些智商高的在想些什么。”

……画崩了吧……好吧,我懒,好在公孙先生长的帅,嗯。【自我安慰】

开封奇谈•搞事
灵魂互换梗2〔此章终〕
原公孙先生现包拯(不才在下)
原包拯现公孙先生(  @吃榴莲的包子  )
原白菊花现蒋平(  @姑苏蓝景仪
原蒋平现白菊花(  @世界第二HSK★
原江子云现庞籍(  @方糖silo  )
原庞籍现江子云( @言秋缙云

灵魂互换梗1
原公孙先生现包拯(不才在下)
原包拯现公孙先生( @吃榴莲的包子
原白菊花现蒋平( @姑苏蓝景仪
原蒋平现白菊花( @世界第二HSK★
原江子云现庞籍( @方糖silo
原庞籍现江子云( @言秋缙云
未完待续。

男神x你

                          男神x你

当你叫自家男神特别亲昵的称呼时

小学生文笔

应该没有ooc

———————————————————————

包拯

       “夫人你说什么?本府没听错吧?”迅速将人抱住。

       “嗷~~~夫人再说一次再说一次!夫君我超~~~喜欢夫人这么叫我啊!”

       “哈?夫人您那一脸嫌弃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QAQ)”

                                                     〔完蛋了夫人嫌弃我!〕
                                                             〔还说我蠢过分!〕

公孙策

       被人这般叫住,微愣,逐转身,以袖掩面。

       “嗯……”

       “嗯?害羞?怎可能,夫人一定看错了。”

       “夫人无事扯夫君做什么!停!别扯手!”

      迅速拿出算盘拉开两人距离。

                                                 〔完全没办法向夫人生气〕
                                            〔回头neng死那个叫离墨的〕


展昭

      “嗯,夫人怎么叫展某,展某都喜欢。”

      “嗯,以后也这么叫展某吧。”

     “既然夫人这么开心,晚饭吃红烧鱼吧!”刹时双眼放光。


                                             〔嗯,我夫人做的鱼最好吃〕
                                                 〔今晚有红烧鱼可以吃了〕

庞籍

        “夫人在叫夫君吗?”

        “……”

        “哎哟~夫人终于知道夫君我多有魅力了吧?终于向夫君的魅力俯首称臣了吧?哈哈哈夫人终于知道……哎哎哎夫人您别走啊!啊唉!别走啊!”

              〔夫人突然不理我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莫不是去拿笔纸想要夫君的签名?〕
   

江子云

         “呵呵。”伸两指附人额前。

          “呵呵,夫人并未伤风呢。”

        “呵呵夫人莫气,夫君只是奇怪,莫不是……有人故意让夫人如此。”

                                                     〔呵呵,果然不出所料〕
                                             〔呵呵,离墨兄且过来一下〕


白玉堂

        “夫人说什么?我白五爷何时被人这般叫过?!以后不准这么叫!”

        “谁……谁喜欢了!谁傲娇了!不许这么叫听到没?!”

        “夫人给我回来!不许说出去!”

                                 〔那个叫竟染的给五爷我滚过来!〕              
                                                     〔五爷我绝对不杀人!〕

——————————————————————

无视开封重男神的杀戈之气的lo主:这是之前有人叫我特别肉麻的称呼得的梗 。

ooc算我的。

猜一下任务出场我用的什么顺序?

话说我记得我进过一个组,专门写这个的,但我忘了都有谁了,对不起我真是故意的【跪搓衣板】谁知道能帮我@下人吗【捂脸绝望】